? ?
? 首 页 | 工作动态  | 信息中心 | 炎帝文化 | 大事记  | 影 集 | 公告栏 | 视频展示
?
? 当前位置: 引导页 > 首页 > 炎帝文化 > 炎黄文化学术研讨 ?
?
炎帝传说
炎帝功绩
炎帝精神
炎黄文化学术研讨
学术论文
?
? 浅谈道家的人类观 ?
?

邓玲玲 夏正时

目前,中国乃至全球的生态危机以及环境恶化等问题日益突出,“人类”与地球环境以及地球其它生物的关系日趋紧张,“人类”是地球万物之主?还是其中之一?“人定胜天”还是“天与人一也”?笔者认为,自认为是地球主人的“人类”应该重新审视并开始反思与地球生物的关系,回归人类作为地球生物之一的“本位”。正因为此,重新认识道家的“人类”观,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人类”一词在我们的现代生活中应用很广,《现代汉语词典》以及《汉语大词典》对“人类”一词的解释都极其简单,就是:人的总称。《康熙字典》中,只有“人”的注解,《辞源》没有收录“人类”这个词,只有《辞海》收入了“人类”一词,其解释为:“属灵长目。在自然界中生物发展阶段上居最高位置。其特点为:具有完全直立的姿势,解放了双手,复杂而有音节的语言和特别发达、善于思考的大脑;并有制造工具、能动的改造自然的本领...所以,人类可说是社会性劳动的产物。”①因此,在现实生活中,“人类”这个概念似乎是约定俗成,很少有人会觉得需要对“人类”这个词做更多的注解。

“人类”一词在英语中有很多种表现方式。常用的英语“人类”一词有:human(人类,包括神仙、鬼魂)、race(种族、种类、民族、人种、类、人类)、mankind(人类、男人的集合体)等。在人类学的概念中,“人类”首先是动物类的“人属”(Homo),相当于狮子、老虎、豹都属于“豹属”一样。“人属”是由200多万年前从东非走出来的“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进化而来,分别进化成了“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 主要生活在欧洲与西亚)、“直立人”(Homo erectus 主要生活在亚洲)、“梭罗人”(Homo soloensis 主要生活在印尼的爪哇岛)、“弗洛里斯人”(Homo floresiensis 主要生活在印尼的弗洛里斯岛)、“丹尼索瓦人”(Homo denisova 主要生活在西伯利亚)以及“智人”(Homo sapiens 现代人的祖先);从“智人”再分化为“四大人种”,分别为:亚洲人种、非洲人种、高加索人种、大洋洲人种。②其次,“人类”又是逐渐进化的:脑容量从250万年前的600立方厘米到现代智人的平均脑容量为1200-1400立方厘米;学会了直立行走;学会了使用工具;学会群体生活以及社会交往,等等,最终人类的进化还在于其独特的文化现象,从“基因演化”步入“文化演化”的快速进化轨道。③以色列新锐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中写道:智人发明出了许许多多的想象现实,也因而发展出许许多多的行为模式,而这正是我们所谓“文化”的主要成分。等到文化出现,就再也无法停止改变和发展,这些无法阻挡的变化,就成了我们说的“历史”。于是,认知革命正是历史从生物学中脱离而独立存在的起点。在这之前,所有人类的行为都只称得上是生物学的范畴,也有人喜欢称为“史前史”(但我倾向避免用这个词汇,因为这种说法暗示着即使在认知革命之前,人类也是自成一格,与其他动物不同)。认知革命之后,我们要解释智人的发展,依赖的主要工具就不再是生物学理论,而改用历史叙事。④人类学也因此划分为生物人类学和文化人类学两大类别。

在没有查阅相关资料之前,笔者一直误以为“人类”是一个外来词。后来查阅了相关历史文献,才发现早在公元前239年成书的《吕氏春秋·仲春纪·卷第二》中就出现了“人类”一词,书中写道:“古人得道者,生以寿长,声色滋味,能久乐之,奚故?论早定也。论早定则知早啬,知早啬则精不竭。秋早寒则冬必煖矣,春多雨则夏必旱矣,天地不能两,而况于【人类】乎?人与天地也同,万物之形虽异,其情一体也。故古之治身与天下者,必法天地也。”⑤在东晋《抱朴子.内篇卷九》中也有“人类”一词:“夫神不歆非族,鬼不享淫祀,皁隶之巷,不能纡金根之轩,布衣之门,不能动六辔之驾,同为【人类】,而尊卑两绝,况于天神,缅邈清高,其伦异矣,贵亦极矣。”⑥此后还有唐代的《通典》、《北史》,宋代的《朱子语类》、清代的《续资治通鉴》中都有“人类”的使用。仔细辨识,这几处使用“人类”一词的历史文献,都是道家的着述,而且道家都是在谈人与自然的关系时使用“人类”这个词的,由此可以推论道家对“人类”的认识有着比较独特的价值观,可以说是早期人类认识地球环境、顺应自然界、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智慧结晶。

笔者认为道家的“人类”观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人类”与地球其他生物是平等的。

道家的“人类”与生物人类学的“人属”概念接近,都是地球生物的一个种类。在道家的着作中,对“人类”与地球生物平等的观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天地万物,类无贵贱。《列子》中有一则故事:齐田氏祖于庭。食客千人。中坐有献雨雁者。田氏视之,乃叹曰“天之于民厚矣。殖五谷。生鱼鸟。以为之用。”众客和之如响。鲍氏之子年十二,预于次,进曰“不如君言。天地万物,与我并生,类也。类无贵贱,徒以小大智力而相制。迭相食,非相为而生之。人取可食者而食之,岂天本为人生之?且蚊蚋嗜肤,虎狼食肉,非天本为蚊蚋生人,虎狼生肉者哉?”⑦鲍氏之子的话译成白话文就是:“不是您说的那样。天地万物和我们人类一同生存,种类不同而已。种类没有什么贵贱之分,只是因为大小、智力不同而互相制约,互相成为食物,并不是为了给谁吃而生存的。人类获取可以吃的东西吃,难道是天为了人们而孕育它们吗?况且蚊虫叮咬(人的)皮肤,虎狼吃肉,难道是为了蚊虫而孕育出人、为了虎狼而孕育有肉的动物了吗?” 这个十二岁的少年,能够在宴席上对众客说出这样一番话,的确是不同凡响!这段话其实也代表了道家的“人类”观:天地万物,同处一个地球,不分贵贱,各得其所。

2、万物一体,泛爱万物。《吕氏春秋·贵公》记载这样一件事:荆人有遗弓者,而不肯索,曰:“荆人遗之,荆人得之,又何索焉?”孔子闻之曰:“去其‘荆’而可矣。”老聃闻之曰:“去其‘人’而可矣。”故老聃则至公矣。天地大矣,生而弗子,成而弗有,万物皆被其泽、得其利,而莫知其所由始。⑧这段古文字翻译出来就是:有荆人掉了弓箭,但是不愿意去找回,说,荆人丢了,还是荆人拾到,就没有必要去找回了。其意思就是自家人没必要分你我,都是同一国家(区域)的人,可以相互包容,资源共享;孔子听说了这件事,则要求去掉“荆”字,爱所有的人;老子听说了这件事,则要求去掉“人”字,泛爱万物,视万物与人为一体。后面的评价更是阐述了道家的观点,即:老子是最为公正的了。天地那么大,生育了人却不把人作为自己的儿子,成就了万物但是不占有万物,万物都受到它的恩泽、获得它的好处,却不知道一切是由什么开始的。

3、同生天地,无所异也。《无能子·圣过》说:天地既位,阴阳炁交,于是裸虫、鳞虫、毛虫、羽虫、甲虫生焉。人者,裸虫也,与夫鳞、毛、羽、甲虫俱焉,同生天地,交炁而已,无所异也。或谓有所异者,岂非乎人自谓异于鳞、羽、毛、甲诸虫者?岂非乎能用智虑耶?言语耶?夫自鸟兽迨乎蠢蠕,皆好生避死,营其巢穴,谋其饮啄,生育乳养其类而护之,与人之好生避死,营其宫室,谋其衣食,生育乳养其男女而私之,无所异也。何可谓之无智虑耶?夫自鸟兽迨乎蠢蠕者,号鸣啅噪,皆有其音,安知其族类之中非语言耶?人以不喻其音,而谓其不能言。又安知乎鸟兽不喻人言,亦谓人不能语言耶?则其号鸣啅噪之音必语言尔。又何可谓之不能语言耶?智虑语言,人与虫一也,所以异者形质尔。夫鳞、毛、羽、甲中,形质亦有不同者,岂特止与人不同耶?人之中,形质亦有同而异者、异而同者,岂特止与四虫之形质异也?⑨在这段文字中,作者无能子把所有的动物分为裸、鳞、毛、羽、甲五类,而人只不过是其中的一类而已。接着,作者从嗜欲、智慧、语言等不同方面论证了人与其他动物是相同的观点,认为人并不比其他动物更高贵。无能子还认为,人与其他动物本质相同——从形体上看,都是气的产物;从精神上看,都是道的产物,都具有欲望、智慧等。这可以说是道家主张人与万物平等的理论基础。

《庄子.外篇.马蹄》写道:同乎无知,其德不离;同乎无欲,是谓素朴。素朴而民性得矣。及至圣人,蹩躠为仁,踶跂为义 ,而天下始疑矣。澶漫为乐,摘辟为礼,而天下始分矣。故纯朴不残,孰为牺尊!白玉不毁,孰为珪璋!道德不废,安取仁义!性情不离,安用礼乐!五色不乱,孰为文采!五声不乱,孰应六律!夫残朴以为器,工匠之罪也;毁道德以为仁义,圣人之过也。⑩庄子的这段话是怀念那“同乎无知,其德不离;同乎无欲,是谓素朴”的年代,对“澶漫为乐,摘辟为礼”(放纵无度地追求逸乐的曲章,繁杂琐碎地制定礼仪和法度)的现状予以鞭挞,他认为,分解原木做成各种器皿,这是木工的罪过,毁弃人的自然本性以推行所谓仁义,这就是圣人的罪过!认为能恢复人类真实、自然、纯朴、善良的本性的社会才是道的“至德之世”。

以上道家的这些论述,仅仅只是作为道家的理论基础和理想社会的构想。道家关于“人类”与地球生物平等的观点,既有其合理的成分,也有其一定的历史局限性。我们分析道家关于人类与地球生物平等的观念,并不是要求已经进化为具有超级思维能力的人类退回到人类纯生物性能的原始状况,而是认为对地球“生物多样性”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的人类,也应该担负起维护地球生物多样性的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人类”与地球环境可以互动。

道家关于人类与地球环境互动的着述很多,比较有代表性的着述有《吕氏春秋》、《黄帝内经》等。其主要观点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顺“天”而为。《吕氏春秋》按照春夏秋冬四季和十二月编成十二纪,将政治、农事、天文、地理、气象、物候等是多个方面结合起来综合考察彼此互相配合关联,依阴阳消长和季节转换而相应发生变化。如《吕氏春秋.卷一. 孟春纪 》写道:“是月也,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繁动。王布农事:命田舍东郊,皆修封疆,审端径术,善相丘陵阪险原隰,土地所宜,五谷所殖,以教道民,必躬亲之。......乃修祭典,命祀山林川泽,牺牲无用牝。禁止伐木,无覆巢,无杀孩虫胎夭飞鸟,无麛无卵,无聚大众,无置城郭,掩骼霾髊。......无变天之道,无绝地之理,无乱人之纪。孟春行夏令,则风雨不时,草木早槁,国乃有恐。行秋令,则民大疫,疾风暴雨数至,藜莠蓬蒿并兴。行冬令,则水潦为败,霜雪大挚,首种不入。”⑾这段话的意思是:这个月,天空中的气流下沉,地面上的气流上升,天地气流合一,草木繁殖生长。君王布置农业生产,要管农田的小官到东郊去修整田界,修筑水渠,修好田间小路,仔细观察小山丘、高地、盆地,根据地形来种植五谷,来指导百姓,天子并亲自过问农事。......准备祭祀典礼,还下令要祭祀山林、川河,祭品不要用雌畜。禁止砍伐树木,不要打翻鸟窝,不要杀死幼小的虫子和雏鸟,不要杀小鹿和孵卵的鸟,不要聚集一大帮人,不要建修城墙,要把暴露在外的尸体掩埋。.....不要改变上天的规律,不要废绝土地的常理,不要把作为人的纲纪弄混乱。如果在孟春出现了夏天的时令,那么风雨就不会合乎时节,草木很早就会枯槁,国家就将会有令人恐慌的大事发生。如果在孟春出现秋天的时令,就会在百姓之间发生大瘟疫,狂风暴雨就会多次来袭击,各种各样的野草一起蓬勃生长。如果在孟春出现了冬天的时令,那么就会发生大的水灾,大霜雪勃然而来,先前种下的种子就不会入土,不会有收成。根据这种行文框架,《吕氏春秋》写了仲春、季春以及三夏(孟夏、仲夏、季夏)、三秋(孟秋、仲秋、季秋)、三冬(孟冬、仲冬、季冬)应该“顺天而为”的注意事项。

2、感“气”而生。道家关于人类与环境的互动,还表现在养生方面,《黄帝内经》、《千金要方》等是这个方面比较经典的着作。《黄帝内经.素问篇.生气通天论》中写道:“苍天之气,清静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神明。失之则内闭九窍,外壅肌肉,卫气解散,此谓自伤,气之削也。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⑿这段话的意思是:“苍天之气清净,人的精神就相应地调畅平和,顺应天气的变化,就会阳气充实,虽有贼风邪气,也不能加害于人,这是适应时序阴阳变化的结果。所以圣人能够专心致志,顺应天气,而通达阴阳变化之理。如果违逆了适应天气的原则,就会内使九窍不通,外使肌肉壅塞,卫气涣散不固,这是由于人们不能适应自然变化所致,称为自伤,阳气会因此而受到削弱。人身的阳气,就像天上的太阳一样重要,假若阳气失却了正常的位次而不能发挥其重要作用,人就会减损寿命或夭折,生命机能亦暗弱不足。所以天体的正常运行,是因太阳光的普照而显现出来,而人的阳气也应在上在外,并起到保护身体,抵御外邪的作用。”

唐代大医药学家孙思邈(又叫“妙应真人”)在《千金要方》中说:“是以善摄生者,卧起自四时之早晚,兴居有至和之常制”。“春欲晏卧早起,夏及秋欲侵夜乃卧早起,冬欲早卧而晏起,皆益人。”“虽云早起,莫在鸡鸣前;虽欲晏起,莫在日出后。”“天有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为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故喜怒不节,寒暑失度,生乃不固,人能依时摄养,故得免其夭枉也。”⒀

《黄帝内经》、《千金要方》等都是中国古代中医学经典着作。《黄帝内经》其基本素材来源于中国古人对人与自然环境互动的长期观察以及大量的临床实践,奠定了人体生理、病理、诊断以及治疗的认识基础,是中国影响极大的一部医学着作,被称为医之始祖。《千金要方》共30卷,该书集唐代以前诊治经验之大成,被誉为中国最早的临床百科全书。由此可见,中国医学的产生、发展都是在人类与地球环境的互动中探索、发展、成熟的,而对人类自身的认识、解密仍然还需要在人类与地球环境的互动中获取。

三、“人类”需要与地球和谐共处。

老庄道学不同于旬子那种“人定胜天”、“勘天役物”的思想,而是主张“天与人一也”、“天与人不相胜”的天人合一的原则。这些原则在庄子的着述中多有体现。

1、“天与人一也”。在《庄子.山木》中,颜回问孔子:“何谓人与天一邪?”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能有天,性也,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⒁这段话的意思是:颜回问:“什么叫做人与自然原本也是同一的?”孔子说:“人类的出现,是由于自然;自然的出现,也是由于自然。人不可能具有自然的本性,也是人固有的天性所决定的,圣人安然体解,随着自然变化而告终!”

《庄子.齐物论》中提出:“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既已为一矣,且得有言乎?既已谓之一矣,且得无言乎?一与言为二,二与一为三。自此以往,巧历不能得,而况其凡乎!故自无适有以至于三,而况自有适有乎!无适焉,因是已。”⒂这段话的意思是:天地与我共生,万物与我为一体。既然已经浑然为一体,还能够有什么议论和看法?既然已经称作一体,又还能够没有什么议论和看法?客观存在的一体加上我的议论和看法就成了“二”,“二”如果再加上一个“一”就成了“三”,以此类推,最精明的计算也不可能求得最后的数字,何况大家都是凡夫俗子!所以,从无到有乃至推到“三”,又何况从“有”推演到“有”呢?没有必要这样地推演下去,还是顺应事物的本然吧。

《庄子.大宗师》写道:“故圣人将游于物之所不得循而皆存。善妖善老,善始善终,人犹效之,又况万物之所系,而一化之所待乎!”⒃这段话的意思为:所以圣人将生活在各种事物都不会丢失的环境里而与万物共存亡。以少为善以老为善,以始为善以终为善,人们尚且加以效法,又何况那万物所联缀、各种变化所依托的“道”呢!

2、“天与人不相胜”。《庄子.大宗师》中说道:“故其好之也一,其弗好之也一。其一也一,其不一也一。其一与天为徒,其不一与人为徒。天与人不相胜也,是之谓真人。”⒄这段话的意思为:所以说人们所喜好的是浑然为一的,人们不喜好的也是浑然为一的。那些同一的东西是浑一的,那些不同一的东西也是浑一的。那些同一的东西跟自然同类,那些不同一的东西跟人同类。自然与人不可能相互对立而相互超越,具有这种认识的人就叫做“真人”。

《庄子.庚桑楚》篇写道:“故敬之而不喜,侮之而不怒者,唯同乎天和者为然。”⒅意思是:敬重他却不感到欣喜,侮辱他却不会愤怒的人,只有混同于自然顺和之气的人才能够这样。

3、“族与万物并”。《庄子·马蹄》篇说:“故至德之世,其行填填,其视颠颠。当是时也,山无蹊隧,泽无舟梁;万物群生,连属其乡;禽兽成群,草木遂长。是故禽兽可系羁而游,鸟鹊之巢可攀援而窥。夫至德之世,同与禽兽居,族与万物并,恶乎知君子小人哉!”⒆在这段短短的文字中,庄子反复致意,认为在最理想的社会中,人与包括鸟兽、草木在内的天地万物是互不伤害、和平共处的。

《淮南子.主术训》写道:“故先王之法,畋不掩群,不取糜夭,不涸泽而渔,不焚林而猎。豺未祭兽,置罩不得布于野。獭未登鱼,网置不得入于水。鹰隼未挚,罗网不得张于溪谷。草木未落,斤斧不得入山林。昆虫未蛰,不得以火烧田,孕育不得杀,彀卵不得探,鱼不长尺不得取。”⒇

道家这种人类应以大自然为友的回归自然思想,可以指导现代人类正确地解决人与自然的关系。

道家“人类”观虽然只是一种理想和期冀,地球生物完全实现物我平等也并不现实,但是道家的“人类”观在理论上为人类指明了价值趋向和努力方向,并给我们有几点启示:

1、地球是人类生存的家园。人类自“人属”进化到“智人”始,历经几十万年的修炼,才成为目前这种“具有完全直立的姿势,解放了双手,复杂而有音节的语言和特别发达、善于思考的大脑;并有制造工具、能动的改造自然的本领”的“人类”。从时间维度看,在历史的长河中,道家的“人类”观仅仅只是农耕文明时期先辈们对天、地、人以及万物关系的一种初始的、朴素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对于已经处于工业时代乃至后工业时代的“人类”还有现实意义吗?

笔者认为,尽管当今世界发达国家已经进入了后工业时代,也有称之为信息时代,但也有部分国家仍然还处于“前工业时代”(即:农耕社会),但是无论各个国家处于的文明发展的阶段不同,地球作为人类生存的整体环境却是人类共享,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国家包括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都无法单独面对本国、本地区的环境问题。过去农耕时代的地球环境问题虽然也时有发生,但其影响范围、危害对象或产生的后果主要集中在污染源附近或特定的生态环境中,影响空间有限,人们可以通过迁徙等方式予以躲避。但是当今许多环境问题涉及高空、海洋甚至外层空间,其影响的空间尺度已远非农业社会和工业化初期出现的一般环境问题可比,具有大尺度、全球性的特点,特别是全球气候变化、臭氧层破坏和损耗、生物多样性减少、土地荒漠化、森林植被破坏、水资源危机和海洋资源破坏、酸雨污染等,其影响范围都扩大到了全球,其产生的后果也是全球性的,人类无论生活在地球的任何地方、处于何种文明时期,都会面临同样的困境。因此,在地球这个人类生存的家园里,现代人类应该借鉴并遵循先辈们的经验,必须遵循客观规律、顺应客观规律,爱护好并守护好我们自己的生存家园。

2、人类是宇宙星球的万物之一。从宏观的宇宙星空看,地球仅仅只是银河系的一个小点,而银河系又仅仅只是宇宙星空的一个小块。“外星人”是我们地球人类口中的“未知”世界,我们人类还面临着很多这样的“未知”领域。如果我们总是放大人类的能量,希望“人定胜天”,就会让自己成为“井底之蛙”。因此,人类对地球万物乃至于宇宙星空应该抱有“敬畏”之心,不能“妄自尊大”,自诩为“主宰”、“中心”,而应该效法道家的“人类”观,学习先民们的经验,践行“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为子孙后代的“人类”留下一个纯净、美丽、适应万物和谐生存的蓝色星球。

参考资料:

①《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79年版P303

②③④参考以色列历史学者尤瓦尔.赫拉利编着的《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中信出版集团 2017年)

⑤《吕氏春秋·仲春纪·卷第二》

⑥《抱朴子.内篇卷九》

⑦《列子.卷八.说符第八》P101(《诸子集成3卷》上海书店影印出版1986年7月)

⑧《吕氏春秋·贵公》

⑨《无能子.圣过》

⑩《庄子.外篇.马蹄》

⑾《吕氏春秋.卷一. 孟春纪 》

⑿《黄帝内经.素问篇.生气通天论》

⒀孙思邈《千金要方》

⒁《庄子集解.卷五.山木第二十》P127(《诸子集成3卷》上海书店影印出版1986年7月)

⒂《庄子集解.卷一.齐物论第二》P12(《诸子集成3卷》上海书店影印出版1986年7月)

⒃《庄子集解.大宗师第六》P40(《诸子集成3卷》上海书店影印出版1986年7月)

⒄《庄子集解.大宗师第六》P39(《诸子集成3卷》上海书店影印出版1986年7月)

⒅《庄子集解.卷六.庚桑楚第二十三》P154(《诸子集成3卷》上海书店影印出版1986年7月)

⒆《庄子集解.卷三.马蹄第九》P57(《诸子集成3卷》上海书店影印出版1986年7月)

⒇《淮南子.主术训》

唯物辩证地看待中国农耕文化??上一页 ???? 下一页??刍议中华传统农耕文明?对后工业化时代…
?
?

版权所有:炎帝陵基金会 联系电话:0731-28686855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黄河北路27号 技术支持:株洲在线
Copyright (C) 2004 - 2013 WWW.YDL.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编号:湘ICP备05003433号